乐虎国际PT:第一战场指挥官! 第一战场指挥官! 正文 94.明星

作者/腿毛略粗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/a0e ,就这么定了!
    ()        系统防盗章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 水印广告测试订阅不足50%, 48时后清缓存可看    连胜拖着兔子走出一段,想想又走了回来。    那矮个子男生还坐在地上,翻转着自己的配枪,不由深深叹了口气。    连胜问道:“怎么样了?”    “弹匣空了。”男生挠了挠头, “还剩四发子弹了。”    那把枪和连胜的一样, 都是半自动转轮手¨枪。    连胜在他对面蹲下, 伸出了手。    男生疑惑的看着她,然后想起来:“哦, 对不起,是我连累你了。我没保管好我的枪,所以害你挨打了。真是不好意思。”    连胜勾勾手指:“四颗子弹, 换四只兔子。”    男生听她的话, 反应不过来, 光盯着她看,示意没听明白。直到连胜把绳头交到他手里,才惊得跳起来,甩手道:“不用不用。这怎么能行?这是你打的兔子!四颗子弹怎么能换四只兔子?”    连胜耸肩:“无所谓,对我来是等价交换。”    这话真是……太帅了。鲁明远从没听过这么霸气的宣言。    鲁明远却没想着去占一个女生的便宜, 他试探问道:“你是在开玩笑吗?”    连胜嘴角一扯:“我是非常认真的在和你聊。”    “哦哦哦。”鲁明远挠头,看后看了眼连胜的胸牌,道:“看着也不像开玩笑。我就随便问问。”    连胜问:“你的队友呢?”    “他们在后面。”鲁明远问,“你的呢?”    连胜:“和你相反, 他们在前面。”    鲁明远:“……”    反正结果是一样的, 他们现在都是单独行动。    “那你可以跟着我走, 我下四发子弹的猎物归你。”连胜又了一遍,“子弹给我。”    鲁明远犹豫了一下,因为刚才被欺负的事情太让他气愤了。对方就是用类似的理由——我来教你射击——才拿走他的枪的。    他不明白,都是军事学院的学生,为什么要这么恶劣呢?    他低头看了眼手心的子弹,只剩四颗了。凭借他自己的水平,在这样的环境里,很难打到一只猎物。连胜如果是骗人的,那结果不会有太大改变。连胜如果是真心的,那或许还有机会拯救他们队的分数。而且揣测别人的善意,他会觉得很难过。    鲁明远想了想,还是把子弹交到了她的手上。    连胜点点头,再次将绳头递给他:“抵押。”    鲁明远:“额……”    那边,教官将人一路架往医务点,学生不停喊道:“下去了!快下去了!你先让我摸一摸!”    教官坚持道:“这边可能有流弹,野外绝不允许摘下防具!”    学生:“我不摘!你让我自己走!”    教官不耐喝道:“闭嘴!”    好在医务点离得不远,半走半跑的,很快就到了。    教官上前,单手掀开垂帘,带人走了进去。    其实穿了防具,活动会受伤的人并不多,倒是有一些路过的学生,会进来休息一下,喝杯水再走。    终于来了一个疑似病号的学生,医生也很是激动。迅速清出一张病床,让人躺下去。    那学生很是抵触,推开教官的手:“不用了不用了,借我一个厕所就可以。放开我!”    教官伸手摘下他的头盔,把他按住,瞪道:“你刚才明明那么激动,到底是哪里受伤了?有什么事情非要解防具?”    医生跟着按住:“不要讳疾忌医,,哪里的问题?”    “胸口。”学生咬牙道,“刚刚有人往我衣服里面扔了一只虫子!”    医生:“山林里的虫子也是可能有毒的。外面带刺吗?什么大什么颜色什么种类?知道后果吗?老实躺下!”    那学生听着,迟疑了一下,放弃了挣扎。    教官趁机解开他的防具,然后掀起衣服一抖。就见一叶绿色的东西从衣服下面悠悠飘了下来。    医生蹲下来,捡起一片草叶。    那学生丝毫不觉,还在低头看自己的胸口。    没有,什么也没有。只有草被挤压摩擦,渗透出来的一点绿色汁液而已。    医生面色不善道:“就这个?你是这个吗?”    学生一愣,明白自己是被耍了,又看林医生那即将暴走的表情,支吾道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    医生直接骂道:“你们两个有没有毛病?真觉得这种事情好玩吗?李教官,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到底是什么意思?带着学生过来凑热闹的?”    那男生从病床上滑了下来,默默走到旁边。    教官嘴角发涩,叫苦不迭。他冤枉的勒。    这是他第二次被林医生骂了。可是他现在都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。他分明什么也没做啊。    医生指着门口,不客气道:“出去!”    教官点头,灰头土脸的走出医务点大门,付教官正好压着另外一名学生回来,顺便拿住了先前那名学生。    教官立即指着高个儿告状:“老付,这子坑我!”    付教官压着两人上前:“你先听听他们都做了什么。”    鲁明远跟着连胜走出一段路。他们专门往人少安静的地方走,只是那些地方,在鲁明远看来,都不大适合打猎。因为没有器械辅助,不能清晰的看见目标。    在往上爬了半个时以后,连胜遇到了他们途中的第一只兔子。    鲁明远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见耳边一声枪响。连胜挥手,示意他过去接收战利品。    竟然真的打中了,鲁明远对着兔子瞠目结舌,不知作何表情。    连胜摇摇头:“休息一下。”    她从没觉得,爬山会这么累。    鲁明远自觉的拖着两人的猎物,在旁边坐下。    他低头看一眼猎物,又侧脸看一眼连胜,终于忍不住:“你的枪法真厉害。你简直是一个才。”    连胜:“我练过。”    鲁明远愣了一下:“你练过枪?”    连胜:“我练过箭。”    “箭?”鲁明远反应了很久才明白过来,惊道:“冷兵器的那种箭?好古老啊,现在还有人练那个?”    “……”连胜,“事实证明它有用。”    鲁明远由衷夸赞道:“是的是的,你真是太厉害了。”    连胜受用点头。    连胜虽然没有看见他的脸,但不妨碍她觉得这青年很顺眼,于是开口道:“不过,我还是要一句。既然是一个士兵,就要有自保的能力。”    不管是将士还是士兵,来到战场上,都是为了杀敌。不能和战友并肩作战,还需要对方来保护他们的,都没有资格站上战场。    除非他是一个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不需要出现在战局上的人物。    连胜的话,配上她此刻气喘吁吁萎靡不振的表情,实在没有什么服力,正常人都会想吐槽两句。鲁明远却点了点头:“你的对,我太不可靠了。”    连胜问:“你是做什么的?”    鲁明远:“我是后勤的。”    “后勤?”连胜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,“伙头兵?”    可是关键时刻,伙头兵也是要上场的。    “不是。数据分析,建模的。”鲁明远懵道,“伙头兵是什么情况?”    连胜皱眉:“数据分析是什么情况?”    鲁明远挠头:“就是……根据侦察兵的情况,计算敌人人数,所处位置,靠近的速度,进攻的方式。战局地图的立体建模?”    连胜:“……”可能真就是不上场的人。    连胜虽然没有听懂,但是觉得实在厉害,于是恭维道:“你很厉害。”    鲁明远:“没有没有。”    他们休息了一阵,又继续去搜寻目标。    时间越晚,就意味着猎物的数量越少。    鲁明远给她画了一幅图:“假使以我们集合的地方为原点,我们处于山底,在整座山左偏中的位置。而教官投放目标物,为了保证平均密度,会特意在不同的高度和方向随机投放,一共两批。下午两点的时候开始第二批投放。如果能够确保射击率,我们可以根据往年的数据统计,往人少的位置先做等候。你看怎么样?”    连胜:“……你随意。”    鲁明远站起来,扯扯衣角:“好,那我们就往前面山沟的位置过去吧。”    连胜跟在他的身后,去往指定位置。途中又猎捕了一只,然后在目标点继续她守株待兔的大业。    鲁明远体力似乎还很充沛,不断在旁边搜寻有没有遗漏,或是误入的猎物。连胜坐在远处,手里玩着枪问:“你对这里很熟?”    “当然,我已经大四了。整座山的数据我们都做过研究。”鲁明远回头看她一眼,然后指着自己胸口上的编号和名字,给她解释:“其实我也算是指挥系的,不过你们是a类我们是b类。我们偏向辅佐计算,你们偏向分析指令。”    连胜点头:“原来如此。”    “我听过你,你是今年的转系生。”鲁明远,“不过你的传闻……额……不大准确。”    他的真是太委婉了。连胜道:“谢谢。”    下午两点的时候,不出鲁明远所料,这边开始出现新的兔子和野鸭。    连胜四逛去追,竟然遇到了正在投放动物的教官。    她看着教官手上的木笼打开,直接蹲下,错开方向,打了一枪。    那教官提着笼子的手一抖。因为笼子还拿在手上,刚刚开了盖,里面的兔子已经滑到地上。    从那个角度,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手和膝盖射中的目标。    真是作弊一般的准度跟眼力。连他们这些老兵,都没有信心能完全做到。    而还有两只有幸逃脱的野鸭,没走出几步,又被随之而来的枪响所击毙。    那教官“啧啧”的扭头,看向连胜,远远朝她比了个拇指,提着其余笼子离开。    连胜发现了送分点,于是继续跟上。鲁明远在后面嗷嗷的收拾战利品,感觉心跳的速度快不受控制。    这……这也太震撼了!    教官的又一个笼子,三只猎物被连胜拿下。    他无奈回头喊道:“不要这么偷懒啊,年轻人要跑起来!你哪个队哪个班的啊?”    有这样的技术,还盯着他,无聊不无聊呢?破坏游戏和谐呢?    连胜伸出一根手指:“就差一只!”    教官从后面的笼子里抓住一只丢过去,急于将连胜给打发了,轰赶道:“走走走!”    连胜抬手一枪,将最后一发子弹出膛,然后收工。    跑腿鲁明远冲过去,把猎物用绳子绑了,蹲下数了数,一阵阵傻笑。    这是他人生的巅峰期了。四只!四只猎物!他们队有救了!    此时时间大约还不到三点,连胜和鲁明远提前完成任务,准备回去汇报成绩。    两人慢悠悠往山下的营点走去,在七点前到达就可以了。    他们走了一段,停在路边。那后面牵着的十几只野兔野鸭,显得尤为瞩目。    随后就遇到了孟江武三人。    反正就是一些类似的单字。    连胜走了三四个时没有动静,不知道是被淘汰了,还是有别的谋划。赵卓荦的游击队伍都已经壮大了一倍,几乎快忘了这人。现在才想起来,连胜要给他们找人来着。    赵卓荦下巴一点:“过去看看。”    几人半弯着腰,隐匿身形快速往那边赶去。    声音越来越清晰,终于到达了激战区的边缘。几人躲在树后,都能感受到流弹在眼前飞窜。    现场一片混战,根本分不清是敌是友。两边也完全自乱阵脚,嘴上吼着队友的名字,但手上一点也没耽误的在乱射。    群众的心理达到了空前一致。机会难得,先杀再,哔哔个啥?    众人看得瞠目结舌,这是怎么走向?    战友甲震惊道:“这怎么玩儿?谁才是队友?”    赵卓荦给武器上膛,提醒道:“这其实是个人淘汰赛,没有所谓的队友。”    这本来就是个人赛,管他谁是谁,站在场上的都应该是敌人。    几人忽然想通,然后大笑着抄起武器,跟着加入战局。    不敢聚得太拢,以免成为靶子,十几人分散了队伍,互相间保持距离,散到四周。    这种类型的演习,每年的参与人员和学生的出场顺序都不尽相同,专业跨度又大,很难组织。像季方晓有一个大四的圈子,赵卓荦有一个大三的圈子,他们的圈子不愿意接纳太多会拖他们后腿的人。而又没有人能够组织这些“散兵”去对抗两队大佬,最后才演变出了大鱼吃鱼的固定模式。    这一次,难得的冲突和反抗都有了,演习才真正的精彩起来。    连胜手中子弹接连出膛,如果单看她的射击频率,你会觉得这人是在乱来。但是,他们又眼睁睁看着那些目标依次倒下。    这是指挥系该有的水准吗?还是□□都能自动对焦了?除了献上膝盖,他们还能做什么?    于是鲁明远等人捡子弹捡得更卖力了。    山上的人员终于开始流动。    对于连胜他们来,这些原本就是一群随机组合的散兵,他们的任务就是自我发挥,来去都随意。可对于季方晓来,不管他们在这里拿了多少的人头分,团队的人数都在不断减少。    他打了一会儿,发觉不对。再这样下去,集结团队的优势就一点都没有了,甚至有一部分人还在自相残杀。

【精彩东方文学 www.JcDf99.com】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,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
百度风云榜小说: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
Copyright © 2002-2018 WWW. 乐虎国际PT www.peakefficiencygroup.com 乐虎国际PT All Rights Reserved.
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,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,方便阅读。